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新闻中心

135家工厂关闭后,河南桑坡村靠电商年收16亿元

文章来源:中国企业产品质量委员会 发布时间:2023-06-08 16:34:43 浏览次数:126

2020周冬雨同款外套,搭配一双新品短靴,软妹无敌。”代购李戈发出朋友圈,配图是外套、短靴实拍特写,他专门加上定位信息:河南孟州桑坡村。这样的朋友圈,他一天能发出30条以上。


桑坡村不仅在朋友圈知名,在抖音和小红书等平台上,桑坡村也成为新晋网红村。抖音上的桑坡村话题有7000多万阅读,小红书搜索UGG,排名第二的就是桑坡村UGG。这个村子没有秀丽的自然风光,没有精致美味的食物,唯一拥有的就是,价格便宜到令人不敢置信的UGG同款鞋子及衣服,当地人在社交平台上一边介绍鞋子的物美价廉,一边强调:人太多了!你们不要再来了!


135家工厂关闭后,河南桑坡村靠电商年收16亿元(图1)

豫北村庄


地处偏远的18线小村庄桑坡村,是今年寒冬腊月时分代购们最爱到来的地方。这个村子有2000多家商铺,每天穿梭其中的人数过万。即使在凌晨4点,桑坡村商业街也是灯火通明的,店主和代购打着哈欠,打包白天售出的堆积成山的商品,快递三轮车流水般驶过店门口周冬雨(UGG代言人)巨幅海报,驶出村口“中国皮都”牌楼,驶向悬挂着“京东——世界500强企业全力服务桑坡村”的横幅。  


李戈从1600公里之外的深圳飞来,在他眼中,这里是有赚钱机会的宝藏之村。李戈是一名海外代购,之前只跑欧美日韩海外市场,在朋友圈帮别人带货并收取代购费。今年,因疫情不能出国,桑坡村成为新的代购圣地。在这里,可以100元拿货,300元售出,不退不换,还经常有回头客。上万名微商、代购蜂拥而至,在这个尘土飞扬,地处偏僻的豫北小村庄,到处可见穿着时尚精致的都市男女。


2年前的桑坡村还不是这样。多位当地商家、出租车司机以及村民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桑坡村大部分商铺是在一年之间建起的,今年村里有2000多个商铺,去年有500个左右,前年有100多个。桑坡村之前主要做皮毛加工生意,2018年因环保原因关停了100多家工厂后,转型造鞋、卖鞋。桑坡村党支部书记卢风海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介绍,去年全村的电商销售大概有16亿元,前年是12亿元左右。


现有的2000多家商铺还不够,村子还在扩建中。有店主指着楼后堆满羊皮的数百平米仓库说,这些地方都将拆掉,要建50间商铺,“都改成大商场”。


但快速崛起的桑坡村也有隐忧。这个村子里,售卖最多的商品,是UGG同款服装及鞋子。全国律协知识产权委员会委员、观永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黄义彪告诉记者,这种行为会侵犯UGG商标权。在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愈发严格的当下,这是桑坡村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
今年8月,桑坡村所属孟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出公文,成立桑坡·记忆特色小镇项目指挥部,希望把桑坡村打造成特色小镇,并计划引入京东、天猫、拼多多等电商平台。目前,桑坡村从中国皮都转为了代购之村,能否再进一步转为电商之城或特色小镇,这有待当地管理部门考量。


135家工厂关闭后,河南桑坡村靠电商年收16亿元(图2)


一本万利


深夜2点,李戈打了个哈欠,拍下满地的包裹和厚厚一叠发货单,又发了一条朋友圈,“好惨一男的”,他身旁的店主和京东小哥还在忙碌着打包,他们需要把当晚最后一批货发出去。


李戈来桑坡村已经5天,今年第一次来桑坡村。来之前,他心里其实有些抵触,他一向只做海外正品代购,“不想卖这些。”他说。


桑坡村盛产的,是UGG同款雪地靴。在UGG专柜,一款鞋子可以卖到1000元以上,在桑坡村,100元左右就能买到看起来一模一样的。店主和代购会告诉买家,这绝对是真皮,“在桑坡村,你想买假皮子都买不到”,每个人都这样信誓旦旦地宣称。


李戈卖货的方式是发朋友圈。来这里的代购有一个没有经过约定、但彼此都会遵守的加价区间。120元拿鞋,可以加价到298元出售,一双鞋净赚178元。兔毛围巾,20元拿货,98元出售,利润翻3倍。加拿大鹅羽绒服,800元拿货,1380元出售,一件就能赚580元。


第一天,李戈赚了2000多元,在代购圈里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成绩。不过,基本能覆盖机票住宿费,他心里有了底,决定再待几天。


买家对桑坡村商品的需求超出了李戈的预料。当天,一个来自东北的客户直接从李戈哥们那买了4000多元的货,从衣服、帽子、围巾到鞋子、袜子,全套购买。买家说,去年买过两件,质量很好,今年买给全家人过冬。


一向只做海外正品代购的李戈,三观受到了冲击。第二天,他明显加大了发朋友圈的频率,重点推销豆豆鞋、一粒扣、加拿大鹅这几款,“客人其实并不知道他们需要哪个,做好宣传语和配图,天天发、日日发,你通过长时间刷屏给他们洗脑,第一次有人会疑问,第二次、第三次就会找你买了。”他接受了哥们传授的经验。


135家工厂关闭后,河南桑坡村靠电商年收16亿元(图3)


自产自销


李戈加大发朋友圈频率当天,鞋店店主白枫和制鞋厂的人吵起来了,“这不是退钱的事,是你必须给我货!”


制鞋厂的人也是村里的熟人,有几款热销的鞋子,白枫已经提前向工厂订货,也交付了货款,11月上旬,鞋厂却突然通知他,没货了。


往年,桑坡村的鞋厂正月十六会正式开工,今年因为疫情,推迟到4月开工,村里人不敢积货,怕疫情二次爆发带来巨大损失。没想到,11月、12月涌入的代购比去年多了很多,导致现货不够,厂里正加班加点赶工,“一天顶多生产几万双,供不上。”一位给村里鞋厂提供皮子的毛皮厂员工告诉记者。


2000多家商铺背后的村庄,三轮车来回穿梭,车上都是刚刚加工好的新鲜毛皮,驾车员快速驶过,将毛皮运往村里四散的几十个鞋厂。村外高速路边,也是鞋子的生意,这里有雪地靴一条龙产业链,鞋子模具、丝印、电绣、刀模……关于造鞋的一切,村子都能提供。


但桑坡村更重要的是毛皮,这也是桑坡村吸引代购到来的源头。桑坡村商家对外讲述的数据是,有95%的澳洲羊皮,都进口到了桑坡村,“羊剪绒在全世界都是第一名。”


孟州一位出租车司机说,前几年,在桑坡能看到漫山遍野的羊皮、兔皮,“空气中都弥漫着那股味儿”。这里的房子多是二层小楼,楼上住人,楼下晒皮子。现在,走出商业街,空气中也不时飘过的羊膻味,工厂里布满堆积成垛的羊皮。


时间往回推,卢风海向记者回忆,改革开放以后,村里每家每户都在参与做生意,从新疆、内蒙等地购进国产皮,用传统方式制作熟羊皮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村里将家庭作坊改为工厂,100多家企业拔地而起,54家企业拥有自营进出口权。有了进出口权后,村里的皮毛生意变成“两头在外”:一头桑坡村从澳大利亚等进口羊皮,一头将羊皮制成熟皮后,出口至俄罗斯、美国、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市场。另外,国内市场温州、成都、广州鞋制品盛行,桑坡村提供鞋内羊剪绒材料。


上世纪末,国内鞋厂进入“倒闭”潮,为鞋厂提供原材料的上游也跟着不景气。桑坡村开始寻求其他机会,开始给中国皮革业龙头市场浙江海宁皮革服装城提供原材料。卢风海曾实地探访了海宁皮革服装城,他看到了那里企业有上万家,处处是商机。


但好景不长,2010年以后,浙江海宁皮革服装城生意也日益冷淡。


随着国内对于环保重视程度加大,桑坡村遇到了更大的难题。2018年,为了解决环保问题,当年7月到9月,桑坡村关停了135家皮毛加工厂。现在村里正建设产业园区,加工企业整合成5个鞣制集团,提供从原料进口到生皮鞣制,从污水处理到成品销售的一条龙服务。


135家被关掉的工厂该怎么办?目前,数十家工厂已被改成商场、店铺,形成了桑坡村商业步行街。卢风海表示,以前桑坡村擅长羊皮半成品,并没有做过服装的经验,现在建立这些商城,是和原有产业高度融合,可以从产到销形成一个链条。而且也把之前的产业链拉长了,附加值也有所增加。


在卢风海眼里,桑坡村早前的的一次次变化,跟市场经济的发展有着一些关联。


桑坡村一位毛皮厂长指着刚刚加工好的羊皮告诉记者,在桑坡村,一张羊皮卖100元,出口到澳洲后,当地的价格是100美元。桑坡有皮毛优势,村里也推出自己的鞋子品牌,有10多个雪地靴品牌,但用户不认,“他们只认UGG”。他递过来一双售卖20元的羊毛拖鞋,“这毛你一摸就能感受到,比商场专柜的还舒服。”